设置

关灯

睡到手了(woo18.vip)

    当程周烈再次见到许言果的时候,已经是不知道过去多少时间了。

    在这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真的没有再见到过她一次,图书馆也不来了,平时在路上根本遇不到,好像彻底消失在了他的生活里一样。

    让他习惯了之后又立刻抽身。

    所以,再次见到许言果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胸口有点堵,堵得慌。

    “你也来倒水啊……”许言果又露出了那副讨好的表情。

    “嗯。”他随手将自己的杯子放在了台子上面,转身进入了边上的洗手间里。

    趁着这个时间,许言果连忙将一直放在口袋里的瓶子拿了出来,毫不犹豫地倒进了杯子里,做完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心里还有些慌张,不等程周烈出来,就立刻离开了案发现场。

    当程周烈出来的时候,完全没有见到许言果的影子,心里就更堵了。

    但是他没有去理会,坐在座位上开始继续复习下面的内容。

    考试已经结束了,但是他习惯再在学校里待一两天再回家,错开离校的高峰期,还能够多天学习的日子,何乐而不为呢?

    当他离开图书馆的时候,忽然觉得有点头晕,身后的许言果连忙上前扶住了他,再后来,他就完全失去意识了。

    许言果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光是把程周烈从学校搬到酒店里,她就已经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了,就剩下一个小时。

    她叹了口气。

    珍惜吧,这为数不多的一个小时的时间。

    “没关系的,许言果,你只是馋他身子而已。”她自言自语道。

    她缓缓爬上了床,看着程周烈那张睡颜,细细地用手指勾勒他的轮廓,真好看,程周烈这张脸真的是太好看了。

    她轻轻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是眼睛,再是鼻子,最后触碰到嘴唇的时候,有一点麻麻的。

    再次触碰,小心地伸出舌头,探进他的口中,想要与他的舌头纠缠。仿佛有无数的烟花在心里绽放,那种美妙的感觉让许言果觉得这一切都值了,光是接吻都已经让她心中荡漾了,那接下来……

    她缓缓脱下了他的裤子,释放了他的炙热,还是半软的,她用手比试了一下,还是比自己的手要长,而且为什么这么大。

    她用手戳了戳,发现它跳动了一下,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当她用嘴含住的时候,很明显地感觉到了他在变大,口腔里都已经塞不下了,想要吐出来结果程周烈在睡梦中都在她的口中不断进出。

    “唔——”许言果想要把它吐出来,但是,这个是周烈的,她又舍不得。

    很快的,程周烈就直接射在了她口中。

    一股子腥膻的味道。

    她的要出来了。

    她将那些全部都咽了下去,味道有点奇怪,但还算可以接受。

    扶着小周烈一点一点塞进自己的体内,有一点点痛涩的感觉,在触及到那一层膜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她怕疼。

    听说会很疼。

    但是程周烈动了动要醒过来了。

    狠了狠心,直接坐了下去。

    她直接倒在了程周烈的身上,有点腿软,不止腿软,痛到冷汗都冒出来了,好痛啊,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疼。

    程周烈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许言果倒在自己身上的模样,身下被紧致包裹的感觉难以忽略,他要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就不敢说自己是个人了。

    “许言果,你下来。”他哑着嗓子说。

    “我不!”她咬了咬嘴唇,直接拒绝。

    明明已经疼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她还是不想要就这样离开,她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的,好不容易才和程周烈紧贴到一起的。

    现在他们完全融为一体了。

    程周烈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你应该知道,你现在拿我没有办法。”

    “我……”她当然知道,程周烈醒过来,这事儿就差不多结束了。

    可是,她不想这样。

    她用腿缠绕着他的腰,紧紧地抱住他,让原本就贴近的身体变得更加近了,炙热也进入了更深的地方,甚至顶到了最深处,两人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程周烈的眸色微暗,重重地顶了顶,他可不是什么圣人君子,许言果就这样躺在他身下,两人的身体还连在一起,他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最重要的是,下身被紧紧包裹着的感觉确实非常致命。

    他尝试着退出去的时候,就舍不得了。

    他狠狠地冲撞了进去,一次又一次地在她体内进出,完全不管她在自己身下求饶和哭泣的声音。

    既然她都直接把自己送到他身下了,有放过她的道理吗?

    本来以为她已经放弃他了,真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给他一个惊喜,主动送上门的小东西,明明怕痛却还是硬要凑上来的小东西。

    “慢一点,唔,慢一点……好痛!”她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