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可是然后呢?

    假期里,许言果几乎每天都在看着自己的手机,期待着程周烈能够给她发一条消息,可是她什么都没有等到。

    就算是在跨年的时候,也是她发了一条“新年快乐”过去。

    程周烈还是在第二天才回复的消息。

    几乎每一次聊天都是她先开始的,聊了几句,就发现真的聊不下去了,许言果忽然有一点气馁,她好像找不到两个人可以聊下去的话题。即使做了那么亲密的事情,原来也不能够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吗。

    当许言果第n次打开手机,看到没有消息又关掉的时候,傅柏庭终于忍不住了。

    “你到底在等谁的消息啊。”

    她叹了口气,拿过边上的抱枕:“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男生。”

    “人理你吗?”傅柏庭笑道。

    许言果翻了个白眼,可能他正在忙吧,所以没有看到消息,只能够就这样继续等着他的消息。

    果然等人回复消息真的是一件难受的事情,原来加了微信也不能代表什么,这种联系依旧只是单方面的。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依旧会坚持给他发消息,其实他们也没有确立任何关系吧,程周烈从来没有说过——

    做我女朋友吧。

    只是有了联系方式而已。

    就在许言果第n次看手机没有收到回复的时候,傅柏庭终于忍不住了。

    “别看了。”

    语气非常不善,让许言果拿手机的手都抖了抖,手机也直接掉到了沙发上,幸好沙发是软的,不然她就要开始担心手机会不会有事了。

    “那个人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不可能忙得连回复消息的时间都没有的。更何况现在还是春节,大家不都没事就看手机。”

    许言果认真思考了一下,确实,可能只是不想回复她而已。

    可有了这个认知,让她心里更难受了。原本还想要自欺欺人一下,但是那一层保护她的纱布就直接被傅柏庭撕开了,露出了里面还未痊愈的伤口。

    疼得很。

    她梦到过很多次,梦里的程周烈将她压在身下,一次又一次地冲撞进她的身体里,就跟那天一样。

    梦醒过后发现,那些都只是一场梦,一场春梦而已,他在自己耳边诉说的那些爱语都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或许,程周烈还在厌恶着她。

    毕竟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他没有义务对自己负责,而且他也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只是把她送到了宿舍楼下,互相加了联系方式,仅此而已。

    这样的情绪持续了很久,久到许言果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没有给程周烈发过消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跟他说什么,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反正他也从来都不会回复,那就算了吧。

    看了看日历,明天就开学了。

    学校那么大,去了也不一定能够见到他,也没什么尴尬不尴尬的说法。

    没事的,许言果,不就是跟他做了一次而已,没什么的。

    你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至少那一次的经历确实爽到了,那就够了,别再去肖想更多,多想一点都是错的。

    就像,所有的真理再往前走一步,就会变成谬误一样。

    只是还是有一点期待,希望能够回到学校就见到他,可以跟他分享自己在假期里发生的事情,其实有好多她都已经在说过了,可是还是想要当面告诉他,感觉似乎不太一样。

    那种半是紧张半是兴奋的情绪持续了很久,几乎一整个晚上都没有睡着,第二天早早的就起来了,然后开始期待着回学校。好像因为有了程周烈,所有的事情都有了盼头,再也不会是单调无趣的了。

    可是她不知道程周烈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