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喊哥哥(h)

    什么意思?

    许言果完全不理解他话里的意思,直到程周烈拉着她除了图书馆,去了附近的快捷酒店的时候,她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来之前程周烈就已经订好房间了,在登记入住的时候,许言果觉得心在一点一点往下沉,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矫情的,但是她真的有一种两人是炮友的感觉。

    因为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负责的话,两个人之间也不是男女朋友,才开学就出来开房,解决生理需求,可不就是像炮友吗。

    她想要扯一扯自己的嘴角,却发现根本笑不出来,连装都装不出来。

    但是程周烈并没有注意到她低落的情绪,才关上房门,就急切地吻上了她,唇齿相贴,呼出的热气打在了脸上,让她觉得过分灼热,好像快要把她烫伤了一样。

    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床边,双双倒下。

    他整个人都压在许言果身上,支撑着手臂,俯视着她,这样的姿势让她觉得有些压迫感,不由得有些害怕。

    可是还没等她害怕的情绪涌上来,程周烈就再次吻住了她,跟刚刚的急切不一样,这一次轻柔了很多,你知道那种小动物舔舐伤口的感觉吗,满是怜惜,满是小心翼翼,轻柔到让人整颗心都软下来了。

    她已经深陷于这样轻柔的深吻之中了。

    迷迷糊糊之中,感觉自己的裤子被拉扯下来,内裤从边上被拉开,凉飕飕的,私处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还在吐着露珠,颤颤巍巍的在阴唇上,好不可怜。

    “冷吗?”程周烈问。

    她全身缩了缩,开始点头。

    叁月天本来就充满着凉意,更别说在刚刚的深吻之中,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剥落,只剩下内衣内裤,而且内裤还被拨开了,他的手指轻点着穴口,尝试着进去。

    程周烈伸手拿到了遥控器打开了空调,在那一瞬间,手指伸进了穴口,里面已经很湿润了,手指的进出非常顺滑,还发出了菇滋菇滋的水声。那样被绞住的感觉让他头皮发麻,想直接把自己剥干净然后进入她。

    可是如果不做足前戏,她会受伤吧。

    他的吻渐渐向下,含住了乳头,软软的,他想要控制住自己,却发现本能地就开始吸吮了,动作凶狠到恨不得把乳头整个都咬下来,一直含在嘴里。

    在牙齿不小心磕到乳头的时候,许言果整个人都开始颤抖,那种酸酸麻麻还有点疼痛的感觉太致命了,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下面的水流的更欢了。

    这样的变化自然瞒不过程周烈,他的手指还在努力做着扩张运动,一点一点地拨开软肉往深处走,之前完全没有好好探索过,但是以后会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进行探索,一点一点地开发她的身体。

    应该会比背法律条文更有成就感。

    感觉到差不多了,程周烈直接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拉链,释放出了肉茎。在接吻的时候就已经胀到不行,一直在忍着做前戏。

    在肉茎贴上穴口的时候,他的理智已经要灰飞烟灭了,穴口一下下的吸吮太过致命,从尾椎骨升上来的快感在叫嚣着,让他不要顾虑其他的,直接插进去。

    可是太久没做了,穴口实在是太过窄小,两个人的尺寸明显不搭,尝试了几次都没能进去,他的额头冒了一层薄汗。

    “乖,放松,让我进去。”程周烈在她耳边说着软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