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喊哥哥(h)


    许言果努力深呼吸了一下,就在放松的那一瞬间,肉茎进来了。忽然之间被撑大的感觉多少还是不舒适的,可是感觉有点痒,她也说不上是哪里痒,只能够收缩着小腹,企图缓解一下。

    只是龟头进去了而已,程周烈倒吸了一口气,真的是太爽了。

    “想我了吗?”程周烈忽然问了这句话。

    一边问着,一边深入,肉茎将原本窄小的甬道一点点撑开,撑得满满的,终于感觉整个都被包裹着了,龟头也顶上了宫口,进入了一个难以言说的深度。

    还埋在欲望里面的许言果并没有听清楚这句话。

    程周烈不放弃,又问了一遍,“想我了吗,嗯?”

    他已经操着肉茎在她体内进进出出了,许言果想要回答他的问题,却发现开口发出的就是哼哼唧唧的声音,连绵不绝地从喉咙口发出这样软绵的声音。

    “……想的。”真的是在呻吟中挤出的这句话。

    得到了满意答案的程周烈似乎想要奖励她,重重地顶了她一下,让她全身都打了个哆嗦,之后的每一次进出更是一次比一次重,让许言果产生了一种,程周烈要把她操死在床上的错觉。

    两人结合而喷溅出来的液体直接打湿了床单,许言果只觉得自己的力气都要耗尽了,双腿无力地放在两边,忽然之间脚指头都整个蜷缩在了一起,弓起身子。

    高潮结束之后的她更加无力了,推了推还在她身上驰骋的程周烈,为什么他的精力还是那么好,怎么好像一点都不疲惫。

    “程周烈,不要了……不要了……呜呜。”

    他再一次重重顶了一下,“喊我什么?”

    “周烈周烈!”她立刻改口。

    可是身上的男人依旧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甚至感觉他的喘息声更重了一些。

    许言果绞尽脑汁,又换了一个称呼,“哥哥,停下来好不好!”

    “嘶——”程周烈忽然皱了皱眉头,“你喊我什么?”

    她哽了一下,最后还是打算把那个称呼说出来,“哥……哥。”

    “啊……”她感觉到程周烈的肉茎又大了一圈,把她的甬道又撑开了一些,这样的感觉让她更加害怕了。

    刚刚就已经让她快要死过去了,现在还得了。

    “再喊一次。”程周烈边抽插着边在她耳边喘息。

    “哥——”

    在她达到第二次高潮的时候,程周烈终于射在她体内了,就算隔了一层安全套,她都能够感受到喷射出来的精液的热度,烫的她浑身都颤了颤,就跟刚刚哆哆嗦嗦地承受着他的撞击一样,可怜兮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