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只能陪我(h)

    还没等徐沁否定完自己的想法,就看到程周烈走到了许言果的边上,然后非常自然地坐了下来。

    对上她惊讶的眼神,许言果很想解释一下,可她刚发出声音就沉默了,她应该怎么解释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呢?也不是男女朋友,也不是朋友,那怎么界定两人之间的关系?

    显然,在许言果纠结的时候,程周烈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甚至看到烤盘上的肉熟了之后非常自然地就夹到了许言果的盘子里。

    “果果,你……”徐沁忽然转了口,“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忽然被点到名的许言果浑身一个激灵,“法学院的程周烈。”

    下意识就这样说了,这个回答让程周烈并不满意,听上去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真的有人这样介绍自己的男朋友吗?

    可他不会在别人面前跟许言果讨论这个问题,只是跟徐沁点头致意了一下,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能够得到全校高冷男神的点头致意,徐沁只觉得这一顿烤肉值了,在今天以前,程周烈对她来说只是停留在别人讨论之中的名字,谁能想得到自家室友居然能够把他拿下,看来是自己之前给的那个药起了作用嘛,原来她在这段关系里面还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盘算着等会儿回宿舍一定要好好盘问一下许言果,居然把这事儿瞒着她。

    “你怎么过来了?”许言果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平日里完全没有消息的程周烈怎么现在就来找她了。

    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吧,怎么他还会特意来找她?

    “今天周六。”程周烈淡淡地说。

    周六?

    周六是什么特殊日子吗?

    周末开始的第一天,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好日子吧……

    程周烈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根本没有把这一天放在心上,这是他们一直以来都一起过的一天。平时大家都在忙学业,可以说只有周六这一天是可以自由安排的,所以程周烈想要在这一天里都陪着她,或者说,想让她只陪着自己。

    可是小家伙完全没有这个意识啊。

    烤肉吃到一半,徐沁就意识到这里的氛围不太对,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脚底抹油溜走了,只留下并排坐着的程周烈和许言果。

    现在的许言果感觉自己拿筷子的手都是颤抖的。

    “为什么不来找我?”程周烈问。

    与其说是质问,不如说是在委屈,许言果怀疑自己的耳朵,她居然从他的语气中读出了委屈的意思。

    “室友约我出来,我也没好意思拒绝。”其实是根本没有想到去找你这回事。

    谁让程周烈平时也没见个踪影,从来不会主动联系他,谁知道就认准了周六这天,两人之间也没达成过这个协议啊。她也就只敢在内心吐槽个几句,真要让她把这句话对着程周烈说出来,她是不敢的。

    关键是,对着这张脸,那些责怪的话语就说不出口啊!

    “等会儿打算去哪儿?”程周烈问。

    她刚夹到的肉成功地掉在了桌面上,忍不住叹气,多好的一块肉啊,就这样浪费了,都怪程周烈要说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