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在床上说的也是真的(h)

    “叫出来宝贝,刚刚不是还跟我说话吗,怎么现在什么声音都没有了。”程周烈在她耳边呼出的气息惹得她浑身一颤。

    她不要。

    拼命咬着自己的的嘴唇,不想发出任何的呻吟声。

    程周烈开始在她脖颈处留下一个个吻痕,轻轻舔咬。

    他是有私心的,想要让其他人都看到,许言果是他的,没有人可以肖想。程周烈一直觉得她从来都跟在自己后面,所以不需要去担心很多,可今天发现,这个小东西居然还会去别的地方去找男人。

    真的是不乖。

    “啊~”忽然间,她发出了呻吟声。

    “多叫几声。”程周烈冲着那一个点猛地冲撞起来。

    “不要……呜呜呜,慢点!”她拼命缩紧了甬道,想要阻止他的行动。

    “嘶——宝贝,放松点,你夹得太紧了。”他拍了拍她的屁股。

    话音刚落,他就加快了冲撞的速度。

    “慢点啊——”许言果都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要被撞出来了,这样的频率让她小腿都在颤抖着,跟随着程周烈动作,原本缠绕在他腰间的腿无力地垂在两边。

    他垫了个枕头在她的身下,抬高了身子,让两人的结合更加紧密,几乎每一次都撞在子宫口,酸酸麻麻的感觉让她忍不住一缩一缩。

    “叫点我爱听的。”程周烈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她咬住嘴唇,不肯开口。

    “嗯?”他坏心地顶了顶。

    “哥哥!慢点……”

    “哥哥?”程周烈眉头微蹙,他想到了许言果今天在他面前喊别的男人哥哥,这让他心情非常不爽。

    这不是属于他的称呼。

    “宝贝,你喊我什么?”他在敏感的软肉上狠狠地磨了磨。

    在看到许言果浑身颤抖着发出呜咽声之后,他俯下身,在她的耳边轻轻吹气,咬了咬,像是情人的安抚,温柔地不像话。

    深陷于情欲之中的许言果哪里还能够清醒地回答他,刚刚的动作都让她哭了出来,现在说话也还带着哭腔。

    “哥哥。”

    像是被狠狠欺负过了一般,眼角还闪着泪花,微微泛红的脸颊,那种无辜又可怜的表情让程周烈咬紧了后槽牙,他真的怕控制不住自己,每次看到她这种委屈的表情,就想把她狠狠操弄,要她心里只装得下自己才好,只能喊着他的名字,就像在宽阔的大海中央,她能抓住的,只有他,也只能是他。

    “宝贝,换一个,嗯?”尾音上扬。

    她真的不知道程周烈到底想让她喊什么,脑子里一片混沌,之前不是喜欢听她在床上喊哥哥的吗,为什么现在就要让她换一个了呢?

    原本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肉茎停留在了穴口,几次都擦过小肉粒,却就是不肯进去,龟头被流出的蜜水打湿,许言果有些难受地扭了扭腰。

    她好想要,想要被填满。

    里面真的很痒,这种已经进入佳境之后忽然停下,真的是太磨人了。

    她拉了拉他的衣角,“求求你,进来吧。”

    还将身子往他身上靠了靠,穴口和肉茎已经相对着了,只要再靠近一点,再一点就能够进去了。

    许言果在渴望着,程周烈也没有意志去拒绝她,就任由她将整个头部含了进去,只是进去了一点就已经头皮发麻了。叫嚣着再进去一些,把她贯穿,把她填满。

    可是现在不行。

    程周烈哑着嗓子问:“乖,喊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