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浴室play(h)

    实在是累到没有心思去跟程周烈争执,身上黏黏腻腻的,尤其是下面,他抽离了之后,再也没有东西堵住穴口,一个劲地往外流,她现在还能感觉到有混着白浊的液体不断地往外流,那种饱胀感还存在着。

    尝试下床的时候发现腿肚子在打颤,整条腿都是软的,看了一眼始作俑者,还在气定神闲地将刚刚没有脱下的衣服脱下,已经准备洗澡睡觉了。

    “要不要我帮你洗?”程周烈好心地问。

    许言果连忙将被子盖住脸,闷闷地说:“不用,我明天起来再洗。”

    她就是要程周烈受不了她,然后别跟她睡一张床,其实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像这种刚刚闹完还要睡在一张床上,许言果想着,他就不会觉得变扭吗?

    在程周烈去洗漱的时候,许言果仔细思考了一下自己和他之间这种奇怪的关系,从他刚刚的话语中来看,好像,他把自己当成女朋友了,是这样的吧!在开心的同时又骂了一句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争气,程周烈招招手她就乖乖回来了。

    听到门的声音,她连忙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就算没有睁眼,她也感觉得到程周烈做了什么,将她搂在怀里,然后贴着她睡了过去。

    非常宁静祥和的画面,如果没有底下那根存在感极强的肉茎的话。

    他们就这样睡了一夜,在许言果睁开眼的那一刻,就看到了对着她微笑的程周烈,他支撑着脑袋,也不知道这样看了她多久。

    “我……我去洗澡。”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借口,这样暂时就不用面对程周烈了。

    她不知道她前脚才进了浴室,程周烈后脚就跟上了她的步子,还没来得及锁门,啪嗒,开门而入。

    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白兔一样,整个人都缩在了一起,哆哆嗦嗦地问:

    “你干嘛?”

    他轻笑了一声,“干你啊。”

    这么直白的吗?!

    还没等许言果说一句拒绝的话,整个人就已经被他抱起来坐在了洗手台上,唇瓣在寻找着他的归宿,在贴上了她柔软的唇之后,发出了轻微的叹息。

    这一次接吻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被他堵住了,口中的津液被他尽数夺去,甚至连呼吸都要被他夺去了一般,实在是致命。

    这还只是开始。

    他的唇顺着嘴角缓缓向下,移动到了脖颈处,轻轻舔咬,感受到她大动脉的跳动之后,轻轻在上面印了一下,留下自己的牙印。有那么一瞬间,许言果想到了吸血鬼,以为他要咬破她的血管,吸食她的鲜血,不由得开始害怕起来。

    这也怨不得她想象力丰富,程周烈的每个动作都太有侵略性,不管他做什么,都让许言果本能地感到害怕。

    昨晚上好不容易消下来的印子,又重新变成了红色,分外显眼,程周烈对自己的杰作很是满意。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许言果是他的。

    曾经的他很讨厌标记性行为,就连在本子上写上自己的名字都觉得是一件多余的事情,可现在的他热衷于在许言果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印记,那些如野兽般不可理喻的想法,现在他都能理解了。

    脖子、胸部、小腹、甚至大腿根部,全部都是他留下的吻痕,或深或浅。

    感觉到差不多了,他就释放出了肉茎,抵在了她的穴口,随时准备着入侵。经过刚刚的动作,小穴早就吐露着蜜液,欢快地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