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会改的

    原本只想要迷迷糊糊地过下去的,也不管结果怎么样,但是程周烈现在的态度让她摸不透,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怎么样。

    在乎她和别的男生一起,甚至还……

    她现在都觉得小穴还是火辣辣的疼,他真的太用力了,昨天晚上就已经手脚酸软了,今天居然还要再来一次,真不知道应该夸他精力好还是别的什么。

    “嗯,我也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程周烈在她面前坐下。

    “那就你先说吧。”

    程周烈清了清嗓子,“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喜欢你?”

    许言果满脸写着疑惑,这个问题还需要证据吗,明明没有一个举动是让她觉得他喜欢她的好吗,除了在床上的时候。

    “说实话……”许言果看着他的脸色斟酌了一下词句,“你就是不喜欢我吧。”

    “我没有。”程周烈靠近了一些,“我第一次谈恋爱,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说什么能够让你开心,但是我真的没有不喜欢你,我要是不喜欢你……”

    一说到这个,他的耳根子都红透了。

    “也不会拉着你做了那么多次。”更别说这次还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

    许言果被他的话一噎,“我以为,我们只是炮友。”

    “炮友?”程周烈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真的没有想到许言果会以为两个人只是炮友关系,再怎么样也不应该这样想才对,他看上去像是那种不会负责的人吗?

    她梗着脖子,说:“你也从没说过我们是男女朋友啊,而且只是在周六的时候让我出来,而且每一次一起都是滚到床单上,这看上去就不像是男女朋友,不是吗?你也不回我消息,我每次都看很多次手机,但是看到没有一次你回复我,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失望吗。而且你还毫不避讳地和别的女生一起,其实我已经看到过好几次了,之前只是安慰自己,你只是因为有事才跟她们一起的,而且你也还是一副冰山脸,但是这一次我看到了,你对那个女生笑得很开心。”

    忽然意识到自己一口气说了很多话,这让她觉得有些惊慌,很多心里话就这样说出口,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程周烈也没有想要接她话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说,然后安慰着自己,没有关系,关系破裂就破裂吧,就当分手炮就好了。

    “好了,我说完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自己多少的不满,反正一口气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了,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但是她没记错的话,自己真的没有和程周烈面对面好好说过话,不是装作陌生人,就是滚床单。

    就这样,他说,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

    “果果,我会改的。”程周烈忽然很认真地对上了她的眼睛,说出了这一番话。

    说话的语气认真到许言果都忍不住往后挪了挪,她只是在发泄情绪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而已,为什么他像是在宣誓一样,太正式了。

    “我……”许言果生出了怯意,“你当我什么都没说吧,从今天开始,我俩没关系,就这样吧。”

    当事情超出了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她就习惯性地选择逃避,把自己缩在龟壳里,装作看不到,这是她习惯做的事。

    “果果,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以后你发的消息,我一定每一条都回复,和你一起吃饭,努力做到你刚刚说的每一条。”

    大可不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