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哥哥番外(3)h

    被傅柏庭的话吓到了的许言果立刻就用脚踹了他,趁着傅柏庭呼痛的时候立刻跳下了床,不可以。

    绝对不可以。

    她不排斥性爱,但是她厌恶没有感情基础的性爱,那种事情应该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发生的,而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

    傅柏庭的手停了下来,他知道是自己太心急了,可是如果不心急的话,等到她去了a大,他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许言果,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这是傅柏庭时隔很久第一次称呼她全名,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让她有些恍惚,仿佛时光又回到了当初两个人孩童时期一起玩耍的时候。那段时光确实已经过去了很久,久到回忆起来的时候都自动加了一层滤镜。

    “哥,我这,高中都没毕业。”

    “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傅柏庭重新抱住了她。

    从那天之后,傅柏庭就有意无意地在她面前晃悠,但是绝对不打扰她学习,最近他很忙,创业的事情再加上学校里毕业的事项,他其实几乎没有多少时间可以分给许言果,但是只要一有时间就到她面前刷存在感。

    他很有耐心地等到了她高中毕业。

    毕业聚会那天,许言果难得喝了酒,大家都哭作一团,彼此之间的感情都很好,但是去了不同的城市,以后见面也肯定没有现在那么容易了,她和同桌抱成一团。

    等到傅柏庭见到许言果的时候,她已经只剩下叁分清醒了,勉勉强强能够认出来背着她的人是自家哥哥。

    但他在这段并不远的路程中,饱受折磨,原因无他,许言果非常不安分,还对着他的耳朵吹气,这孩子怎么喝醉酒还喜欢调情呢?!

    在傅柏庭的印象中,她只有一次真的喝醉过,就是大学之后为了程周烈哭。她哭得很惨,可是那天陪她到最后的人不是他,她被抢走了,被程周烈抢走了,狠狠打在脸上的那一拳,他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至于之后他们去做了什么,他无从知晓,但想想都知道,还能做什么。

    “别动。”傅柏庭哑着嗓子说。

    肉茎早就开始变硬了,她刚刚那几个动作让他觉得自己都无法正常行走,她还真是知道怎么折磨人。

    将她放在床上之后,帮她脱去鞋子,正打算给她盖被子的时候,许言果不安分地翻了个身,本来穿的就是裙子,一下子就露出了裙底风光,虽然穿了安全裤,可傅柏庭还是支棱起来了。

    手不自觉地放了上去,轻轻脱去安全裤和内裤,现在他能够看到了,粉嫩嫩的肉缝还是干涩的,他不知道怎么去形容,但是他真的爱惨了这幅美景。

    应该要先做前戏对吧。

    傅柏庭支撑着手,轻轻俯下身,在她唇上落下一吻,开始只是嘴唇相贴,到后来撬开了她的贝齿,拼命索取着她的甜美,口水来不及吞咽,顺着嘴角留到了床单上,在分开的时候还牵连着一根银丝,暧昧至极。

    他的唇渐渐往下移,落在了脖子处,他见过程周烈在这里留下过痕迹,恨不得告诉所有人许言果是程周烈的。

    但是现在,许言果是他的。

    只能是他的。

    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傅柏庭只觉得越来越难以忍受,拉下裤子拉链,将它释放了出来,已经快要爆炸了,疯了的想要找到它的归宿,可是现在还不行,只是有点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