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性瘾发作,用笔自慰(h)

    “老公……”
    到床边才摸起手机放到耳边,乔牧儿直起身想坐在地毯上,不小心蹭到埋在深处的一支笔,穴肉被深深戳了一下。
    “啊……”
    来不及捂嘴,娇媚的惊呼声被蓝斯听了个正着,揉了揉涨疼的兄弟蓝斯权当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
    “还难受吗?”
    “难受!”
    “是小骚逼难受还是小骚屄难受?”蓝斯含着笑,意有所指的挑问她。
    乔牧儿上半身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男人低沉的嗓音仿佛羽毛般落在身上令人发颤。
    嫩穴儿不自觉的绞紧,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竟觉得比刚刚的高潮还要蚀骨销魂。
    这一刻乔牧儿恍然大悟,蓝斯才是她的情欲密码。
    男人随口几句简单亵渎就能轻轻松松让她攀上高潮巅峰,比自慰式插入强了不止百倍。
    目光一直没离开过她身上的蓝斯自然也心细的发现了小姑娘微微颤抖的屁股,和她听到自己声音那刻——脸上的痴色。
    “难受……都难受呜、要老公的大鸡巴~~~”
    “真骚啊……”
    低沉的语气似在嘲弄,但更多的是满足的喟叹,这么个骚宝贝是他的,他一个人的。
    “奶子痒不痒?掂起来给老公吃一口?”
    小姑娘放下手机,乖乖地捧起奶子,方向正好对着床前的摄像头,男人指尖划过屏幕上,落在挺翘起的乳尖上。
    “啧,宝贝的奶尖好甜啊……”
    明知对方看不到,当暧昧的水渍声响起,乔牧儿却生出了一种奶头被他吃进嘴里的快感。
    “宝贝腰好细…还没老公一只手宽,屁股肉乎乎的,摸起来真舒服。”
    男人每说一个部位乔牧儿就抖得更加厉害,小手捂着嘴小声呜咽。
    仿佛他真的在把玩揉弄自己的肉体,淫液顺着大腿内侧流下浸湿一大片毛毯,被亵玩得神魂颠倒。
    “咦?”
    电话里男人长长的咦的一声,似乎揉弄肥嫩屁股时发现了什么,满怀恶意的问她:“宝贝的骚逼里面放了什么呀?流这么多水?”
    “是……是……”
    一片浆糊的脑子磕磕绊绊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是笔!
    是她学习用的笔!
    她平时最喜欢的笔此刻全部被她插进穴里自慰!
    这个清晰且羞耻的认知让乔牧儿脑子‘轰’一下空白,穴里的嫩肉死死绞紧笔身,不可抑制的陷入高潮痉挛。
    花液一股又一股的顺着笔身往外溅,偏偏脑子又少有的清醒,提醒着自己此刻的行为到底有多淫靡。
    青葱细指攥紧床单,水眸凝聚许久的泪水滑过双颊,等身体缓过来乔牧儿抽处那把笔丢在一旁。
    不远处的笔身上的水光和身下湿漉漉的毛毯都在提醒着她到底做了什么。
    她目光呆滞了两秒,仿若见了洪水猛兽般钻回床上将自己蒙进被子里。
    神色茫然又不知所措,无法接受自己居然会做出这种淫荡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