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芙拉你不要进来,睡前故事

        “芙拉!芙拉你不要进来…”
    一大早起来清理犯罪现场的乔牧儿抵在反锁过的门后心虚的要命。
    “我一会自己出去,你去、你去餐厅等我。”
    大声的喊了几下,没再听见拧门声的乔牧儿松了口气。
    忍着羞找了帕子把笔都捡起来拿到水下简单冲洗,丢到垃圾桶去。
    又找了块吸水的浴巾压在床边的毛毯上吸水,一整张大浴巾湿了小半毛毯才干了一些。
    小姑娘红着脸单手捏起浴巾一角跑进浴室丢进盥洗台放水泡着,打算等自己放学回来洗。
    昨晚在被窝里,蓝斯半哄半开导了半个多小时,她才好受些。
    好受归好受,她还是脸皮薄,蓝斯不在家,兽族鼻子最灵,蓝斯就经常取笑说她一流水就有股甜腻的发情味,甜滋滋。
    乔牧儿不知道其他人能不能闻出来,她半点儿都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昨晚在屋子里干了什么坏事,以防万一让谁都不许进房间。
    给自己洗完澡收拾了一遍房间,到学校下车还眼巴巴的求了芙拉一番:“不许让人进房间,芙拉你也不许进!”
    “好,王后你都念一路了,芙拉我一定不让任何人进去,我也不进。”
    芙拉将小王后耳边的碎发别到脑后,柔声答道。
    平时都是她或者陛下给小王后梳理头发,每次都要编个发型把小姑娘打扮的像个小仙女儿。
    今天乔牧儿自己收拾,就随手扎了个马尾,尽管小姑娘还是很漂亮,芙拉还是有些遗憾。
    小王后还可以更好看。
    “芙拉你最好了,最喜欢你了。”
    经过这么久的心理暗示,乔牧儿已经不怕蛇了,确切的来说别的蛇还是怕的,但是不怕芙拉了。
    心安理得的赖着她撒娇,还是芙拉提醒她快迟到了才抓起小背包飞速的学校里跑。
    脑后的马尾随着奔跑一甩一甩的,看
    背影都觉得可爱的不行。
    到了班里正好打上课铃,乔牧儿从抽屉里翻出书打算做题才想起笔早就被她丢了。
    小背包里除了芙拉给她塞满的零食什么都没有,只能灰溜溜的兔子借笔。
    兔子打开自己的文具盒让她挑,乔牧儿悄悄凑过去跟她说:“明天周末我们逛街去吧?”
    兔子点头:“好啊好啊,我刚想和你说呢,我星期天生日,我们逛街买新衣服,我爸妈给我零花钱了。”
    “生日?”
    “对啊,我生日,那天节目我都和爸妈商量好了。”
    乔牧儿啊了一声,才想起来她把自己生日忘了,她现在都十七了。
    她11月30号生日,生日前一天自杀的,两个时空时间不太一样,比她的世界晚了两个月。
    她碰见蓝斯是去年春末夏初叁月份左右,现在都一月中旬了。
    她来这个世界十个月,快一年了。
    今天上午是逢月大考,幸好昨天放学回去补过觉,半宿没睡乔牧儿也没萎靡,考完也是精神奕奕。
    对比之下,兔子就萎了许多:“幸好这次考试下周二才出成绩,不然我别想过生日了。”
    不同于芙伊蓝斯等人对她的溺爱,她怎么考都能得到彩虹屁夸奖,兔子家标准的慈父严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