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芙拉你不要进来,睡前故事

    兔爸对兔子无比宠爱,与之相反的是兔妈,她是的军官,对孩子教育很是严格。
    兔子成绩一直在中等游移,兔妈经常挥着小鞭子鞭挞她进步。
    “好像和你换个脑子啊!”兔子感叹道,。
    乔牧儿除了第一次小考因为不习惯试卷成绩滑铁卢以外,后面几次大小考成绩就跟坐火箭一样往上飞。
    飞到上次小考已经杀到年级第五名了,这次就算杀不进前叁也在前五。
    她这个同桌被她衬托的像个学前智障。
    “别想了。”乔牧儿笑眯眯地揉揉她毛茸茸的脑袋安慰:“人生就是这样,人比人气死人,你上课认真听课一定比我高分。”
    兔子已经躺平了,反正生日过得开心就行,等成绩发下来挨抽就挨抽吧,反正已经快活过了不是?
    下午学校体检,做完就可以直接找老师登记回家,乔牧儿爬上车后座挥手和兔子告别,约好明天中午一起逛街。
    回到家把浴巾用沐浴露搓洗了四五遍,闻起来都是香香沐浴露味才拧干放进脏衣篓里一起抱出去放在房间门口等佣人来收拾。
    在卧室里瞎忙活了一通,感觉困了才爬上床准备睡觉,蓝斯正好给她弹视频就接了。
    一接通就是小姑娘整只埋在被子里,眼珠子乱瞄。
    “别老闷在被子里,小心憋坏了。”
    “你才憋坏了!”小姑娘气鼓鼓的,就知道咒她。
    蓝斯哑然一笑,“对啊,老公就是憋坏了,等回去宝贝早好好给老公解解馋。”
    乔牧儿唾弃,老色胚,整天满嘴开火车!
    “老公,你生日什么时候啊?”
    “生日?”
    这问题让百岁后再过过生日的蓝斯愣了一下。
    想了一会也只记得好像是是夏季,具体哪一天半分都没想起来。
    “宝贝快过生日了?”
    “不是。”乔牧儿摇摇头,“我生日忘记过了,你的不能忘。”
    “乖,我不过生日的,等老公回来给你补一个生日。”
    小姑娘这话说的贴心极了,蓝斯摸着鼻子不免有些懊悔。
    家里除了蓝凌偶尔会想起生日出去和朋友聚会外,其他人向来不过生日的,他也就顺便把小姑娘的忘记了。
    乔牧儿本来想说不用,可是想起补的话她肯定可以吃额外的蛋糕和零嘴,就忙不迭送点头答应。
    “嗯嗯,那你买蛋糕回来,就咱们两个人过。”
    “小馋猫。”
    被识破的乔牧儿有些恼,哼了一声就把视频挂了,把卷进被子里睡觉。
    蓝斯又看了两次他不接,改给她发语音:“宝贝,听不听老公讲故事哄你睡?”
    男人磁性的嗓音优雅又诱人,等通话再次弹过来时,缩在被窝里的人儿手指已经快过脑子点了接通。
    乔牧儿心底土拨鼠叫,看你要剁手,男色害我!
    手机里传来男人的低笑声,乔牧儿红着脸虚张声势:“讲故事要有讲故事样子,你在笑我就挂了!”
    小奶猫张牙舞爪装凶的模样实在可爱,蓝斯干咳几声勉强收住笑给她讲睡前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