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唇釉塞屄,拍照片视频给他(h)

    “啊……哦、哦、好棒……”
    装模作样的嗯啊几声,伸手又去摸第二根唇釉,捣鼓两分钟发现戳不进去!
    她穴紧,被蓝斯调教扩张这么久还是紧。
    只要不是刚被他肏完,平时拇指大小的东西塞进去也能箍的牢牢的,蓝斯经常被他绞得鸡巴疼。
    偏偏她一抽屁股就夹不住,所以蓝斯每次肏爽的背后都有一个红彤彤的小肥屁股。
    刚刚水没少流但没多动情,不论怎么试小穴都死死吃着第一根唇釉,第二根仿佛是个无法插足的第叁者。
    乔牧儿试了两分钟,最后丢掉手里的东西,气急败坏的爬过去把手机录制键按停。
    粗粗看了一下录好的八分钟视频,也算勉强能看,刺激蓝斯让他看得着吃不着已经够用了。
    两人在某些方面都足够了解对方,知道对方吃哪套。
    只是乔牧儿这方面太嫩了,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最后都是被吃死的那个。
    只敢在他摸不到的情况下偷偷爽一下,哪怕知道结局肯定会被收拾也要薅狼尾巴。
    能爽一时是一时,现在搞事情还能爽几天,要是平时她当时搞,下一分钟就能被压在床上找场子,俗称自讨苦吃。
    将视频发出去后没得到回复,叁更半夜乔牧儿估摸着蓝斯在睡觉。
    想到男人晨勃难受时恰好又看到视频的脸色,乔牧儿承认她亢奋了,光想想就有被爽到。
    捂着嘴笑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只手刚刚摸了一手淫液,突然又不太想笑了。
    穴里还插着那根唇釉,乔牧儿正想拔出来去洗手,突然又灵机一动。
    秉着不用白不用和爽点的支撑,早已将羞涩抛到九霄云外,给吃着唇釉管的小穴拍了几个特写。
    又想着蓝斯喜欢看她摇屁股,又哼哼唧唧录了个插着唇釉掰开肉丘的摇屁股的视频,20秒左右的抽出视频。
    乔牧儿一股脑发送出去后才进浴室洗屁股,顺便把那两根唇釉洗干净。
    洗干净的唇釉本来打算和那堆笔一样丢掉,又觉得这是战斗胜利纪念,犹豫了一会用纸巾包起来放到存零食的抽屉里。
    刚放好又想到芙拉可能会看到,又藏藏到衣帽间里,可衣帽间也不是她的地盘,每个月里面都添新衣服也清一堆出去,更不安全。
    咬着唇思来想去还是放回口红架里,这样不显得奇怪,她也认得出来,芙拉要给她涂拒绝就好了。
    收拾好所有口红唇釉,乔牧儿看着自己刚刚坐过的位置颜色明显更深一些。
    抽纸巾擦干了一些,干脆自欺欺人的想,反正床够大那都能睡,床单也是黑色的,干了就都看不出来了。
    爬上床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一团,缩在被子里仿若做贼一般打开相册把刚刚拍的私密照全部删除。
    删完后又点开和蓝斯的聊天记录,打算把这些也删了,长按的手一抖把照片给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