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沉沦十九:在球场休息室刺激做爱(H)

        香软玉滑在怀没有哪个男人可以忍得住,汪栋霖反手抱紧主动送上门的邹茗玥,埋下头热情深吻起来,唇舌交缠的啧啧声连水声都掩盖不住。
    汪栋霖的手顺着邹茗玥扬起脖子一路向下,滑过微微凸起的蝴蝶骨,到达凹陷的腰窝,最后在她挺翘的屁股下一用力把她抱起。邹茗玥也顺势勾上汪栋霖的脖子,两腿盘在他结实的腰间。被水打湿的后背,弯曲间勾勒出完美的弧线。感受着手下细腻的皮肤,弹性十足的手感,汪栋霖不禁在邹茗玥耳边说道“姐姐,你的身材真是太好了。”
    “弟弟你的也不赖,姐姐很满意。”
    邹茗玥调戏着拧了一下汪栋霖的乳头,瞬间他的乳尖颤颤巍巍的挺立起来,精致小巧的粉色乳尖在巧克力色的胸肌上格外色气诱人。
    汪栋霖不由得嘶了一声,乳尖被照顾到的感觉格外新奇,肉棒也不自觉的弹跳了一下。手上极致舒服水触感愈发凸显下身的空虚,他不自觉的拿肉棒蹭着邹茗玥的花穴,像是在渴望,又像是在勾引。
    邹茗玥也被汪栋霖抚弄得不断喘息着,热血方刚的汪栋霖掌心热度惊人,覆盖在皮肤上时犹如隔着皮肤熨烫她的心里,这热度仿佛有魔力,在她身上点燃一连串的欲火,顺着方向一路烧到花穴深处。不断在穴口试探的肉棒好几次差点就要插进去,但又狡猾的退开来。
    “姐姐我想要,姐姐我可以进去嘛?”
    汪栋霖把下巴放在邹茗玥肩膀上,压低声音对着她撒娇。
    邹茗玥不由得咬紧下唇,主动伸手抓住肉棒往花穴塞去。汪栋霖顺从着她的小手,挺腰进入她的身体。粗大的肉棒在淫液和水的润滑下,一点点破开紧闭着的甬道,轻而易举就到达了最深处。肉棒在花穴中严丝密合,满满当当的没有一丝缝隙,连花穴内的层层褶皱都被撑开,经全力容纳下肉棒。
    感受到肉棒被花穴吮吸着的感觉,汪栋霖不禁长叹一口气,凑近在邹茗玥耳边调笑。
    “姐姐的小嘴咬的我鸡巴好紧啊,我都舍不得抽出来了。”
    邹茗玥轻轻喘息着,啪的一下拍在汪栋霖健硕的胸肌上,又故意拧了一下挺翘的小乳尖。
    “赶紧干正事,用力操我。”
    “得令,姐姐保证让你满意。”
    汪栋霖闻言马上耸腰开始抽动着,粗大的肉棒在在花穴内不断进出着,强劲的肌肉成为最优质的动力来源,顶弄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大得惊人。初次开荤的汪栋霖不懂得那么多技巧,只有简单的耸腰蛮干,一次又一次的将肉棒送到最深处,撞击的力度让邹茗玥的穴口都发麻。
    花穴内不断涌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液,顺着肉棒的动作从穴口流出,被花洒喷淋出的水稀释,从结合处顺着大腿向下流淌。
    “姐姐,你的水好多啊,是想要淹死我吗?”
    邹茗玥被撞击得浑身发热,两手只能紧紧的抱牢汪栋霖的脖子,细嫩的手指在他的肌肉上用力按压出一个又一个的凹陷,又因为洗澡水的阻碍,抓不稳的不断更加用力而留下混乱的抓痕。两条纤长的腿盘在汪栋霖的腰间,挤压得腿肚子鼓起,白嫩的肤色和汪栋霖的巧克力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反差中透露着淫靡。
    “姐姐,是不是要刺激G点才更爽呀,你都叫的不够大声呢。”
    不满足于邹茗玥的小声呻吟,汪栋霖将注意力转移到进攻G点上。肉棒试探着在内壁上寻找着,回忆起在电影院那晚的位置,感受到邹茗玥不自觉从嘴中溢出的突然音调变高的呻吟,他找对了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