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沉沦二十二:床单都被拽开来(H)

        邹茗玥和宋之彰两人开车到达预定的酒店时,已经比预期晚了一个小时。夜幕已经完全降临,漆黑的夜幕中星星点点的灯光连成绚烂的一片。
    两个人之间沉默的气氛依旧存在,看着重新板着脸的宋之彰,邹茗玥还是先低头主动搭话缓解气氛。
    邹茗玥伸手挽上宋之彰的手臂,“别想那么多,人生在世须尽欢,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就够了。”
    宋之彰也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情绪闹得有点大,面对邹茗玥他的原则总是一退再退,他无奈的叹口气,“你呀……”
    -
    酒足饭饱后,在这个无人认识他们的城市,两个人就像是一对普通的情侣,并肩走在街上。
    学院预定的两间房间根本没用,两个人在酒店走廊上就又纠缠到了一起,亲吻推搡着刷卡进入房间。
    晚饭时喝的小酒已经顺着血液循环到了大脑,两个人的情欲被轻而易举的勾起。宋之彰的舌头在邹茗玥嘴里扫荡,先是舔遍嘴里四处,又找到舌头吮吸纠缠着,勾得她喉咙里发出勾人的喘息。宋之彰脸上的眼镜被拿下,潮红清冷的面孔透露着浓浓的情欲气息,耳尖通红,细长的双眼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宋之彰被邹茗玥热情的按压在门板上,门把手顶着他的腰间,宋之彰从嘴里溢出一丝闷哼,但细微的疼痛很快就被情欲压制下去。
    从门口到大床的短短一段路,两个人纠缠得难舍难分,身上的衣服早就被丢了一地,等两人相拥倒在床上时,已经浑身赤裸皮肤毫无阻碍地紧紧相贴。邹茗玥挺立的乳尖戳在宋之彰胸口,动作间滑动摩擦出欲火,从他胸口一路烧到下身。宋之彰的肉棒也早已站直,直挺挺的顶着邹茗玥的小腹,龟头上溢出的淫液在她小腹画出迷乱的湿痕。
    直到邹茗玥肺里的空气被消耗殆尽,宋之彰才舍得松开嘴巴。她剧烈喘息的胸膛带动着饱满的双乳不断晃动着,荡漾出诱人的波纹。
    宋之彰的手一路从邹茗玥的胸口抚摸到花穴,找到躲藏在阴唇中的阴蒂就是狠狠一揉,邹茗玥被刺激得仰头呻吟了一声,突如其来的刺激爽得她眼睛眯起,手指在宋之彰脊背留下两道划痕。
    就着邹茗玥分泌的淫液,宋之彰扶着自己的肉棒就挺腰进入湿软的花穴,长长的肉棒一下猛干到底,邹茗玥只能发出破碎的呻吟。
    “好深……好长……啊……好酸…好爽……”
    受到刺激的花穴像是吃不够的小嘴,蠕动吮吸着粗长的肉棒。但宋之彰的肉棒实在是太长了,抵着宫颈口仍然还有一截露在外面。深红色的一小截肉棒满是水光,凸起的青筋衬托着被撑开的阴唇格外脆弱。
    宋之彰掐着邹茗玥的腰就开始快速抽动起来,下午射过一次的肉棒坚挺得发烫,抵着宫颈口就开始猛烈攻击。龟头不断向前深入,宫颈口被顶得酸软发涨,就要微微张开一个小口。这种又酸又爽的感觉刺激着生理性眼泪从邹茗玥眼角溢出,终于龟头叩开了宫颈口的大门,就着花穴深处涌出的淫液一口气进入到子宫中。快感的刺激下,邹茗玥发出类似哭泣的呓语。
    宋之彰的肉棒也被花穴绞得发疼,额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头发都被打湿成一缕一缕,随着动作不断摇晃着。
    龟头完完整整的进入子宫中,冠状沟正好卡在不断收缩的宫颈口,子宫下意识的收缩着,想要排出侵入的异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