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5

        七楼,一般人不会去。整层没有旁人,只有一个男秘书跟着他,据说亦是仪表堂堂。当然,这些全是她在女厕听来的,那些妆容精致的职场妖精们总是踩着高跟鞋,在镜子前一边补妆一边聊八卦。而辛桐该待的地方是厕所里,嗯,坐在马桶上玩着手机听八卦。
    此时的她正站在逐渐上行的电梯内,怀里抱着随手抽来的一叠空白打印纸,夹在一群衣冠楚楚的职场精英中像是只没毛的秃鸡……或许她应该补个妆再上来。
    但人已经进了电梯,就容不得后悔。
    她看着电梯到达七楼,从一群人中走出,落地无声。
    接待辛桐的是传说中傅云洲唯一的秘书,他与辛桐的想象差距甚远……简直是砸碎了重塑。这家伙真的是秘书而不是傅云洲从高中校园里拐骗出来的小朋友?还是假期末疯狂补作业,通宵三天没睡觉的那种。
    徐白优拖着丧尸进城的步子为辛桐端来咖啡,他丧着脸说:“不好意思,傅总还在午睡。”
    “那消息是?”
    “我帮他发的,他睡觉前让我这时候给你发消息。”徐白优慢吞吞地在辛桐身边坐下,从口袋里摸出砂糖。“要加糖吗?”
    辛桐点点头,接过砂糖包。她看着徐白优,颇为不忍心地问:“你要不先睡一会儿?我看你很累。”
    徐白优抬头,一双亮晶晶的眼看着辛桐,闪闪发光。“不用了,傅总醒了还要叫我。”
    看把这孩子虐待的!
    “其实他就是跟你摆谱子,你别放心上。”徐白优说。“我是说傅总。”
    “嗯,我知道啊。”辛桐抿了口咖啡。“不过,傅总经常把姑娘叫这儿来?”
    “没,你是第一个。”徐白优甚是欣慰。
    不是,您这儿一副“我家孩子终于会把妹”的母爱表情是怎么回事?
    辛桐收回想要继续提问的心,坐在沙发上默默喝咖啡,等傅云洲起床。
    等了大概十分钟,辛桐才见到傅云洲。
    的确是才睡醒,眼睛还雾蒙蒙的,像是荒原中跋涉的冰原狼,隔着重重风雪相望。他应该生一双湛蓝的眼眸,而不是黑的。
    “我原以为你不会来。”傅云洲说。
    辛桐接过徐白优递上的葡萄酒,对他困倦、委屈、丧里丧气的脸笑了笑。徐白优拽了拽脖子上的西装领结,仿佛得到老师夸奖的小男孩,随后沉默地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