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536

        br />
    没过一会,几个男仆跌跌撞撞地跑了回来:「主、主人......那人是个女人!」
    曲惜花:「......」谁能告诉他,这一切是怎麽回事???
    曲惜花走入内室,一点都没有里面的人可能是他女儿他身为父亲此举不妥的感觉,在看到苏一柔的衣服被扒光又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时,他一直以来压抑的火气爆发了,转身就将那几个男仆给杀了,随後才又回来,亲自给苏一柔清洗。
    同时,他也看到了苏一柔浑身上下的疤痕,眸光里全是如寒冰般的冷意。
    实际上,苏一柔的话,他信了八分。至於为什麽,还是因为苏一柔的脸。
    曲惜花本身就是一个美人,他的美已经不分性别了,不管是男是女都可以说美得一塌糊涂。而苏一柔则继承了他的美貌,除了眼睛不像外,她简直就是年轻一点的曲惜花。当然,更重要的是,他见她容貌第一眼时,他想起了那个人。
    那个人的眼睛和苏一柔的一模一样,只是里面的东西不一样,但饶是如此,他当时也不由地愣住了,同时给了苏一柔逃跑的时间。
    曲惜花微微眯起眼睛,对着昏迷不醒的苏一柔语气温柔地说道:「你最好没有骗我,否则,我不介意让你尝一尝什麽叫生不如死。」
    正好醒过来的苏一柔:「......」她为了什麽要被这样威胁过去威胁过来?
    曲惜花微微一笑:「醒了?正好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麽叫我爹?」
    苏一柔吞了吞口水:「你是不是有半块玉佩在身?我也有,就在我的衣服里。」
    语罢,苏一柔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换了,性别也暴露了。她还以为是曲惜花找来的侍女给她换掉的,也就没有多心。殊不知,曲惜花这里向来只有男仆,一个雌性生物都没有。
    曲惜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果不其然从她衣服里翻出半块玉佩,他又拿出一块颜色质地和这半块玉佩一样的半块玉佩,咔嚓一声就将两个半块玉佩完美无缝地合在一起,一对比翼双飞的鸳鸯呈现在眼前。
    他不由地摩挲起玉佩:「她呢?」
    苏一柔语气黯淡:「我六岁时,她撑不住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