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何止是心动

    此时的许言果还在医院里帮傅柏庭倒水。

    “你说你下楼的时候就不能注意一点吗,还摔骨折。”许言果把水递给了他。

    “你哥哥我都这样了还说我。”傅柏庭委屈地说。

    她翻了个白眼:“我觉得你可一点儿都不委屈。”

    昨天大半夜的跟她说要去洗手间,她迷迷糊糊之中扶他去卫生间,眼睛才刚刚睁开就看到了一些限制级的东西。

    “啊——”她毫不犹豫给了他一圈,打在了胸口。

    回想起那个画面,许言果还是觉得脸一红。

    幸好当时没怎么睡醒,也没怎么看清楚,但是傅柏庭怎么也不跟她说一声,不然哪里至于这么尴尬啊!

    “我明天回学校了,白天应该不在。”许言果在边上坐下。

    “我明天出院。”

    “……”许言果看了他一眼,非常果断地把自己刚刚剥好的橘子整个塞到了他的嘴里,堵上!

    傅柏庭从自己的口中拿出那整个橘子,笑着说:“谋杀亲哥啊你。”

    现在的许言果一点都不想理他,真的是——

    明天他出院就意味着自己还要继续陪着他呗,倒不是不愿意,而是,他怎么总是在自己说出了决定之后突然来一句话让她不得不收回之前的决定呢?

    “对了,你喜欢的那个男生呢?”傅柏庭忽然问道。

    此话一出,许言果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了,能怎么样,一点结果都没有,多久了,她算了一下,好像已经四个月了吧,从喜欢他到现在已经有四个月了,其实也不算长,这么短的时间能够发生什么呢。

    就算这样安慰着自己,也难以掩饰内心的失落。

    可是怎么能一点进展都没有呢。

    到现在她都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之前添加了好几次,结果都被拒绝了,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让她进入到他的生活之中,每周六能够在图书馆见到他已经不错了,大概也是极限了。

    程周烈。

    她在心里念着这个名字,一阵苦涩。

    “我和他,没事了。”

    她不知道是用了多大的力气说出的这句话,说完之后就发现自己好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心情低落,之前调侃傅柏庭的心思也都散的一干二净。

    看到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傅柏庭还能不明白到底发展得怎么样了吗。

    “怕什么,是他没眼光,看不上我们家果果。”傅柏庭搂住了她的肩膀。

    “行了行了。”许言果从他的手中挣脱。

    看向窗外,独自发呆。

    为什么会喜欢程周烈呢?

    好像只是因为那时候的光线照在他身上,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情愫,就像是因为光才产生的一种错觉。

    可是自己那么长时间的喜欢,是依靠什么才支撑下来的呢?

    许言果也说不清楚,大概是因为程周烈真的是一个让人心动的存在吧,一举一动都能够牵动着她的心思。

    在她帮傅柏庭处理完了所有的事情,送他回了家之后,许言果已经没有任何想要逗留的心思了,只想要赶紧回到宿舍然后睡一觉。她都不知道自己小小的身体是怎么能够把他扶进家里的,一定是亲情的力量。

    然后拒绝了傅柏庭让她留下来过夜的邀请,明天早上有早课,从这里赶到学校来不及,所以必须回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