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会改的


    许言果心里警铃打响,这是怎么回事啊,男人都是那种操爽了之后说什么都可以的人吗?为什么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

    “你是吃醋了吧。”程周烈笑了笑。

    她后背一僵,没有回答。她知道自己的这些行为到底有多傻,从约傅柏庭开始,每一件事都显得她非常傻,太过在乎程周烈,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对,程周烈,你内射!”许言果忽然意识到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慌忙套上鞋子,打算外出去药店,现在去还来得及,吃一颗紧急避孕药还是来得及的,要是怀上了孩子……

    被这样的想法吓到了,冒出了一层冷汗。

    程周烈抓住了她的手,表情坚定,“我会负责的。”

    生怕许言果不相信,他站了起来,平视着她,一字一句地重复了刚刚所说的话,“我会负责的。”

    这不是负责不负责的问题,她根本没到法定婚龄好吗,要明年才到好吗?!而且大一就怀孕不合适好吗!反正她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大一就怀孕,就算对方是程周烈,她也不想那么早就踏入了当母亲的生活。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不是奉子成婚吗?

    “而且……”程周烈忽然红了耳根子,“你生理期快到了。”

    “……”她仔细想了下,好像确实是,上个月是昨天来的,就算推迟也不应该很久才对。

    不对啊,为什么程周烈会知道?!

    对上她震惊的目光,他说:“你跟我聊天的时候说了,上个月的昨天,你说你肚子难受,腰酸背痛。”

    “……”我说过吗?

    许言果陷入了沉思,她是那种发完消息就会忘记自己到底发过什么的人,没想到程周烈记得那么清楚,应该说不愧是学法的人吗?

    “我会改的。”程周烈握住了她的手。

    可能是因为生理期的事情,许言果脑子一下子混乱了,之前那么坚定的决心一下子就动摇了,最后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他。

    算了算了,好歹是自己费了那么大劲才追上的人,如果真的要让她彻底抽离这段感情,不知道又要颓废多久。那还不如相信他一次,对吧?

    “程周烈……”

    “烈烈,或者你有更亲密的称呼,我也可以接受。”

    许言果思考了一下,尝试着开口,“烈哥?”

    他微微皱眉,最后还是同意了那个称呼,毕竟还是跟“哥哥”区分开了,指的就是他一个人,那就可以接受。

    话说回来,他还没有问那个男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许言果背对着他穿鞋的模样,微微叹气,算了吧,还是下次再问吧,好不容易把女朋友给哄回来,要是她再因为自己揪着这个问题不放要甩开他,那他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