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536

    接着,她将记忆里有关母亲的事情都说了。
    「砰」的一声巨响,房内的实木桌子化作了残渣,曲惜花笑了:「看来灭族还是轻了些。」
    苏一柔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就是娘亲的母家。」
    自从知道曲惜花有可能是自己的父亲,她就不放过人任何一个有关於他的消息,自然也知道曲惜花灭了苏家的事情,但她从未想过苏家是她娘亲的母家。她娘妻从未和她说过任何有关於家族的事情,她只知道母亲因为未婚先孕被族人下毒和抛弃,而她母亲让她姓苏,她还以为自己父亲姓苏。
    更重要的是苏家被灭族时,她母亲怀着她四处流亡,最後流落到一个小小的村子里,艰难地将她生下。在那种偏远的地方,他们自然也不可能听见苏家的事迹,更别说日後为了躲避苏家,她母亲还隐姓埋名不敢打听任何有关苏家的事情。
    曲惜花没有给她多解释什麽,反倒关注起另外一个事情:「你身上的伤怎麽回事?」
    苏一柔摸了摸鼻子,慢慢地将自己的经历说了。
    於是,「砰」的一声,门变成了残渣。
    曲惜花快速地抓起了苏一柔的手,把了把脉後,地板又被打出一个大洞。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地方。
    陆叶恭穴道解开後立马用了手中的烟花弹,顺利地同诸葛无常和昝孟良汇合,两人见他时不由地有些诧异怎麽和事先说好的地方不一样,而且更疑惑为何苏一柔不在。
    陆叶恭脸色尤为难看:「我们逃跑的路上被发现了,苏一为了不让曲惜花发现你们换了地方,而且他为了救我还主动现身了!以曲惜花的性子,苏一恐怕只有一日的活路。他是为了救我,所以我不能抛下他,我要去救他!「
    诸葛无常和昝孟良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陆叶恭见状满意了,他忘记了自己因为药物原因内力暂时用不得,他满心满意都是想着要去救苏一柔,更没能防备两位好友。
    昝孟良看着被他打晕过去的陆叶恭,无奈地叹道:「这家伙怎麽现在脑子不好使了?」
    诸葛无常微微摇头:「怕是关心则乱。」
    昝孟良又是一叹:「你说苏小弟